新零售两年起落,未来的路在哪?|圆桌对话

新零售的风吹了两年多,两年来,有人起高楼,有人楼塌了。诸多项目由生到死,其中的原因是什么?什么模式能活得更好?什么模式更被投资人青睐?12月5-6日,2018创业邦100未来领袖峰会暨创业邦年会(以下简称“创业邦100未来领袖峰会”)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。在12月5号下午的新消费论坛中,辰海资本合伙人王维玮、KIP中国合伙人王平,光速中国助理合伙人杨陶以及YOKA时尚首席执行官郭丁绮、有好东西联合创始人侯泓杉等嘉宾,对这些问题进行了集中探讨。

王维玮:过去半年到一年里,YOKA的用户需求呈现怎样的趋势,YOKA是如何满足用户需求的?

郭丁绮:最早期的YOKA就是媒体,用专业媒体的内容为品牌讲趋势。现在的YOKA作为女性媒体,通过对时尚的理解和数据分析,发现消费者更关注符合自身个性、能引发内心共鸣的内容,我们结合这个点,所以才会快速增长。通过竞选电商+品牌内容,为用户提供具有价值的产品。

王维玮:有好东西的定位是什么?优势是什么?

侯泓杉:我们从生鲜起家,定位社群电商,目标用户是家庭消费者,通过S2B2C+会员制的模式为用户提供精选的家庭消费品。目前累计融资超过1亿美金,到今年年底,销售额会超过1亿人民币。这种基于社群的商业模式,是以用户信任为基础,获客成本较低。我们跟社群领袖非常近,社群领袖是拿自己的信誉为平台做背书,如果产品不好,几分钟上架后,我们马上就会知道这个产品有什么问题。

王维玮:我们都知道KIP是一家有三十多年历史的老机构,进入中国近10年,投过数百家企业,王平总作为合伙人,投了哪些新消费的案例,如何看待行业的发展?

王平:早几年投了很多化妆品的品牌,做得很不错的,全球有几个亿、几十亿美元的销售额。我们自己投的比较好的企业实际是B2B2C模式,都发展到非常大的规模。淘宝、亚马逊都是B2B2C模式。我们发现,只要是B2B2C,在某一个环节就会发展很快,但是直接做B2C的话,发展规模有限。所以现在B2B2C模式看起来期望值更高。

王维玮:发现了后有什么结论,为什么?

王平:结论可以这么说,B2B2C可以迅速以低成本获取大量劳力,相当于有几十万员工的传统企业,但是不用发愁员工的工资和福利问题。其次,B2B2C能够让大家更加专业化的考虑问题,数据采集越来越专业的,一个B2C企业或者传统的上市公司,让他建立一个部门采集不太现实。

王维玮:杨陶总,作为一家90年代成立自硅谷的风投基金,光速中国看行业的核心是什么?背后基于哪些逻辑?

杨陶:第一,前端和后端。后端公司是不是能够大幅度提升效率,不是提升10%、20%,而是100%、200%;是不是大幅度降低成本;能否把用户体验极大提升。现在用户在变,80后、90后、00后的标准完全不一样,针对不同年龄段和不同地区的用户,是否把用户体验提升上去很重要。第二,细分来看,很多2B的新零售少有人关注到,比如我们投了一家做电子标签的,可以随时给盒马生鲜里的商品在不同时间段做不同的定价;我们投了一个服务零售商的智能终端项目,能够帮助商户很快提升效率。很多用户看不到这些,但其实后端改变非常大。

王维玮:如果王总和杨总要在新零售消费行业创业的话,你们会做什么?跟现在市场上会有什么不一样?

王平:可以说说我们没有投的企业,比如一家曾经很热门的新零售公司。这是一个典型的B2C企业,我们也看了很久,幸亏后来没有投成,省了我们不少钱。

王维玮:你创业会做这类企业?

王平:不会。我想说的是,我非常敬佩这个团队,十分优秀,但是产品模式有问题,如果B2B2C的模式不能运用起来的话,很快会有各种各样问题导致项目崩溃。因为你不可能有那么多专业的人,对专业知识进行凝聚。我们最近有两家公司刚完成了聆讯,都是零售的数据类公司,他们既能够拿到数据进行数据加工,又能进行数据变现。我觉得这种模式是我们所看好的,所以如果自己创业,可能会做类似的企业,即能够在数据端上进行变现的企业,也正是这样的企业,才有机会产生巨额利润。

杨陶:现在创业一定要挑自己喜欢的事儿,这是非常有激情的,因为创业是非常苦的事儿。我是超级篮球粉丝,特别喜欢篮球,喜欢球鞋,我会挑这个行业这个市场,因为这是我非常热爱的。而且第二市场足够大,且现在市面上的还没有哪家企业做得特别好。

相关文章: